守望乡愁‖杨霜林


我认识霜林已经好多年了,记得是在西安北院门那处老宅里见的面,那间画室实在古朴得令人嫉妒,原木的横梁一根根悬在头上,古色古香的窗棂发散着储藏的味道,迅速把你的思绪拽回到古老的岁月。几乎与房间一样宽大的画案安卧阁楼之上,犹如一处孕育艺术精灵的摇篮,可想那一张张笔法流畅的画作就是从这里酝酿,走上了千家万户的墙壁,也挂在了博物馆和会议室里。


c9a37e44fa68413190cc8c80b05efa74.jpg

杨霜林《建好的文安驿古商业街》文安驿


毫无疑问,霜林是一位怀揣梦想的画家,早年在浙江美院学习的时候,陆俨少改了他的名字,也将艺术的种籽埋进了他的心底,从此他手握狼毫孜孜求索,再也没有什么动摇过自己的追求。纵观他笔下的山水,会让你在静谧中察觉壮美,让你在恬淡中发现新奇,既有江南人的细腻,又有北方汉子的酣畅,这可能是他有别于长安画坛的细妙之处吧。君不见那幅《关中八景图》,风情卓越,佛韵悠长,一旦在未名湖畔亮相,便征服了北大的学子们,加深了大家对丝绸之路的理解;那幅《夕照中的秦岭》,山峦叠峰,郁郁葱葱,大山深处似藏有秘藉在等待探幽;那幅《陕南春早》,鸟语花香,云白地绿,把水乡的神韵描画得甜腻而又温馨,山涧小路上农夫的扁担弯了,生活的热望又在草丛里漫延;那幅《延河饮马图》,水流弯弯,清韵绵绵,似把新时代的延安精神做了艺术诠释,一代一代川流不息地向下流淌……所以,人们欣赏霜林在艺道上涉跋的步履,也会为霜林在笔墨上取得的进步而欣欣鼓掌。我原以为,他会在那间古香古拙的画室里搅动波澜壮阔的峰峦,营造属于自己的那一片青绿田园。


37c35bf1c3f64dea98916ddf50e158c8.jpg


但是,那年秋季我去延安的文安驿考察文化项目,怎么也没想到霜林会在大雨中迎接我们,他显然对这个项目倾注了太多的热情,那一排排掩映在老树残墙中的窑洞,那盘垣在曲径边上的土崖石柱,那矗立于山顶上古老掉渣的烽火台,那隐藏在废墟中渴望光临的魁星楼,尤其那一孔孔携带着世纪风烟的窑门,静悄悄地拉开了历史与现实的交流。


e43787a3a7154f5f8566d9d310ac3d4f.jpg


这个园区以文安驿和梁家河为中心,围绕着北魏以来的驿道残迹,打造了一个守望乡愁的新家园,走进这里就能感受到历史的铿锵脚步,尤其知青岁月在这里留有独特而深刻的诠释,那面两丈多高的大墙,把曾经在延川下乡的姓名一一排列,一个个大写的名字,犹如一张张青春笑脸,生动得让人感到拥抱的温暖,让你一下子就触摸到了那个时代的酸甜苦辣。可能是个巧合,那位从这里开始酝酿中国梦的知青的名字恰恰就在正中央。许多已近暮年的北京知青,时常会携家带口到这里来寻找昔日的痕迹,一旦发现自己的姓名,会禁不住扑上去轻轻地抚摸,有的甚至跪倒在地失声痛哭,哭声冲出围墙在文安驿上空久久回响。


fe6a6aa0382e42578bc6472f0ed3884e.jpg


那天,尽管下着大雨,大家都穿着雨靴,打着雨伞,但我还是一步步登上了文安驿最高处的窑洞屋顶,雨雾中的驿站发散着蓬勃生气。我发现这些维修过的窑洞古朴而又自然,便向霜林询问,这是怎么做到的?他居然郑重告诉我,所有窑洞的石料都是他在陕北花大价钱收购来的,老石老屋,老模老样。我闻声震惊了,手抚着那粗糙而又柔滑的石面,就像握住了工匠布满老茧的双手,可以感受到凌厉的岁月在掌面留下的刀痕,又能感觉到倔强不息的脉动。我不由地握住了他的手说:霜林,功在千秋啊!


后来,我听说那文安驿景区开放后竟然一床难求,吸引了许许多多眷恋黄土文化和知青岁月的人前来寻根。看来霜林不仅仅是一位有追求的画家,还是一位心怀敬畏的企业家,他不但把才华涂抹在了宣纸上,还在大地上创作了一件山水大作!


果然,那天霜林拿来了厚厚一摞国画稿样,嘱我为序,看来这位雄心勃勃的人依旧没有忘记画家的梦想。我翻开稿样,原来霜林画的是文安驿的似水流年,厚厚的,沉沉的,足有一百八十多幅。你看那黄土坡下的窑洞在微风中述说往事,你看那山岗上残损的烽火台在把狼烟传递,你看那厚厚的城垣正把旧貌展现,你看那坎坷的羊肠小路更把人们的视线带到了久远……画家用墨笔记录了文安驿的昨天,既给人以启迪,也促人去思考。


杨霜林:是的,随着画稿一一翻过,任何阅读者都会感到欣慰,今日之文安驿己经坦露了新姿,一面古韵浓郁的牌坊像张开双臂在拥抱春天,生机勃勃,一往情深;一幢黄色小楼把书院的历史雍容再现,诗意朗朗,侧耳闻声;一条浓郁的清代风格的小街,汇集了陕北眼花缭乱的小吃杂耍,让人走进这里就能感受到驿站百姓的古道热肠;居然还有一处池塘,莹莹的池水倒映着岸边的老居新屋,犹如一面镜子照映着文安驿的康庄前程。显然,我们的画家秉承了长安画派的传统,用画笔描绘了伟大的变迁,记录了难以忘怀的乡愁,这当是一个艺术家义不容辞的责任啊。我们的霜林几乎把全部热情投射到这片黄土地上,也把画笔瞄向这片新生的农庄,一个真实的文安驿在向世界告白,贫穷已经过去,幸福己经来临!


cb566b1c62034743b4b4111f7f7eb139.jpg

于是,我想说,霜林说到底是一位充满艺术情怀的画家,文安驿古镇和《守望文化》这本画册就是鲜活的佐证!

2020年于新城小院。


创‖作‖精‖品‖欣‖赏